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综合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遭围堵 被钓鱼 获重罚 九江出租车与滴滴矛盾冲突何时了

时间:2018/1/8 17:28:04   作者:刘天瑞   来源:中国城市报   阅读:375   评论:0
内容摘要:  近日,江西省九江市多名的哥和滴哥发生冲突的视频爆红网络。画面中可以看到,多位出租车司机围堵滴滴司机,双方冲突相对激烈,幸有两名警察维持现场秩序,才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在网约车经营服务行为日渐规范的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人颇感意外。究竟是出租车司机故意“碰瓷”,还是滴滴司机“...

  近日,江西省九江市多名的哥和滴哥发生冲突的视频爆红网络。画面中可以看到,多位出租车司机围堵滴滴司机,双方冲突相对激烈,幸有两名警察维持现场秩序,才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在网约车经营服务行为日渐规范的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人颇感意外。究竟是出租车司机故意“碰瓷”,还是滴滴司机“任性妄为”?为了探寻事件真相,中国城市报记者赶往实地进行了调查。

的哥遭到“双轨制”重创

  经多方了解,记者发现这次事件的起因还要源自2017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九江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试行)》(以下简称《细则》)。实际上,经过5个月的过渡期,该《细则》正式实施是在2017年12月1日。《细则》对网约车和出租车采取的管理办法是典型的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的“双轨制”模式。

  记者从出租车司机韩师傅处了解到,自《细则》推出以来,几个月时间里,出租车牌照从最高峰50多万元迅速跌到了现在的23万元。“我的牌照是几年前30多万元买的,价格一跌,这几年算是白给那些跑黑车的人干了。如今很多过去不合法的黑车摇身一变成了滴滴,政府现在才开始整治,真的是不作为。”

  韩师傅所说的牌照价格问题得到了九江市道路运输管理局的进一步证实。九江市道路运输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近几年九江市出租车司机的纯收入约为8000元/年,近一段时间九江市出租车牌照的市场价格确实出现了一些波动。

  对于年纯收入未上万的出租车司机来说,牌照市价的大幅下跌难免无法接受。收入大幅下降之下,出租车司机和滴滴司机之间的冲突一触即发。双方矛盾的种子自7月已经种下,但为什么酝酿时至12月才发生呢?记者随后找到了视频画面中的滴滴车司机夏师傅。夏师傅对记者表示,这已经不是出租车司机第一次“闹事”了,只不过对象不同罢了。11月底的时候,就有一百余辆挂着九江市区牌照的出租车在市政府大楼门口排起长龙,要求政府维护出租车司机利益,对“滴滴出行”等网约车进行严格规范。网传视频中的事件发生在12月1日,九江市九龙街路段,七八辆出租车前后夹击,堵住了一名滴滴司机。110民警迅速赶到,稍晚些时候,运管局执法人员也来到现场。在此期间,陆续有出租车司机和滴滴司机赶到现场,经过公安和运管部门的努力,事态才得以平息。此后,九江市政府开始进一步加大力度管制“滴滴出行”,“政府就是受不了出租车司机的上访压力才对滴滴重罚的,现在是抓到一个‘滴哥’就罚3万。”

  记者从九江市城市客运管理处董处长处了解到,现阶段加大对非法运营车辆的打击力度与出租车司机没有任何关系,这本身就是照章办事。目前,九江得到政府许可的网约车平台只有神州专车。政府一直是敞开大门欢迎有资质的网约车平台主动提交相关材料办理手续,进行合法经营。打击非法运营车辆是维护包括出租车司机在内的所有九江市民的利益,并不存在维护谁、打击谁的问题。

如何营造公平的环境

  “有辆滴滴车刚到新船校,乘客一下车,在后跟随的三辆汽车突然加速,直接把滴滴车夹在中间。司机和乘客被分别带到路边审问,从三辆车上下来的运管工作人员还携带录像设备进行取证,签字画押,最后开了罚单才肯让他们走。”2017年12月11日下午,市民刘先生恰好在现场看到了这一幕。

  据记者了解,这种情况在近期的九江市并不罕见。随着执法力度的增大,2017年12月1日至11日,九江市已有11名滴滴司机受到了处罚。与此同时,九江地区的打车难状况去而复返。

  “我现在要提前十多分钟叫‘滴滴’,而且接单车辆都是从三四公里以外开过来,太不方便了。”市民杨女士告诉记者,过去,因为“滴滴出行”便宜又方便,几乎是她的出行首选。但政府严格管控之后,白天几乎叫不到车,即使叫到了,司机也离得很远,要等很久。

  九江市城市客运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并不是所有的网约车都是非法的,目前九江得到政府许可的网约车平台已有神州专车等。在5个月的过渡期里,运管部门还多次与滴滴公司进行了沟通,但是,目前滴滴公司因为自身的原因并未提交材料。另外,对违法运营车辆的处罚目前尚没有超过1万元人民币,而且都是依法依规的。

  滴滴出行公关部周姓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滴滴正积极与相关主管部门密切沟通,并准备申请办证的相关材料,希望尽早取得本地资质。滴滴出行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已取得几十张网约车平台资质,但我们认为九江的准入门槛较高,还需要一定的沟通与交流。

  为测试目前九江市滴滴的使用情况,记者打开滴滴软件约了一辆车,接单的滴滴司机吕师傅竟首先询问记者是否是运管执法?得到否定答复后,吕师傅才来到约定地点。沟通中吕师傅表示,自己懂法,如果记者是运管执法,那就是钓鱼执法了,是执法犯法。当记者询问九江是否存在钓鱼执法问题时,吕师傅说,前段时间,运管执法人员驾驶两辆私家车(包括赣G0M336)执法,在荷花垄高速收费站附近,一名执法人员在拦截一辆红色解放牌大卡车(皖D60055)时受伤,次日在医院死亡。听说,运管部门现在急着罚钱就和此事有关。

  目前,九江滴滴出行的起步价是7元,平台抽成25%。在九江滴滴司机李师傅看来,“我们这些滴哥成了政府和滴滴公司博弈的牺牲品”“现在就想知道滴滴出行是否合法,如果合法凭什么处罚我们?如果不合法为什么不关停滴滴平台?”。

  对此,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薛兆丰教授认为,政府在对行业进行管控的过程中,应该保护的是“竞争”,而不是“竞争者”;应该保护的是消费者长远的利益,而不是个别从业者短期的利益。这应该是政府监管部门奉行的基本监管哲学和监管底线。“就事件本身来看,如果网约车地方细则本身在立法流程上就有不合法的嫌疑,地方交通主管部门又如何用这样的法规监管处罚网约车司机和平台?希望这个举动能推动政府监管部门重新审视各城市的网约车细则,为中国的创新提供更公正的竞争环境。”

  在这场矛盾冲突中,消费者、滴哥、的哥、滴滴公司都在接受历史的考验。在所有的参与者中,作为规则的制定者和裁判员,政府就必须发挥更大的作用,如何解决历史的问题和发展的问题,打造一个更加公平、合法、健康的公平竞争环境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中国城市报将拭目以待,并且期待这一问题尽快得到解决。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一带一路媒体协会版权所有 赣ICP备10002795号-2